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炒股财经配资门户www.004056.cn 您当前所在位置:炒股财经配资门户www.004056.cn > 在线配资平台www.00h6h1.cn >

在线配资平台www.00h6h1.cn 备付金集中存管满岁:有机构收到利息 新规能阻断违规吗

时间:2020-04-18 11:10 来源:http://www.004056.cn 作者:炒股财经配资门户www.004056.cn 点击:

  备付金集中存管满岁:有机构收到利息 新规能阻断违规吗

  “我们3月末收到了计息新政后的首笔备付金利息,年化利率是0.35%,从去年8月开始算的。”在备付金集中存管全部完成一年之后,有支付机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已于一季度末收到利息。

  一边是集中缴存的万亿备付金的利息已下发,另一边是监管规则更加系统和强化。

  日前,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备付金放在哪儿、谁来管、如何清算等,并增加了违规行为处罚条款。“支付领域最有力的监管抓手就是客户备付金,管好备付金,就能堵住大部分的风险。”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如是评价,用户放在支付机构账户上的钱会越来越安全。

  备付金利息总规模达46.62亿,有机构一季度末已收到利息

  “我们3月末收到了计息新政后的首笔备付金利息,年化利率是0.35%,从去年8月开始算的。”有支付机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今年初,记者从机构方获悉,央行决定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以0.35%的年利率按季结息,并从中计提10%作为非银行支付行业保障基金。备付金利息从2019年8月开始计算。

  这是时隔两年后,支付机构再次收到备付金利息。所谓“备付金”,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预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比如我们在电商平台购物,在收到货并做出确认之前,钱会存放在支付机构的账户上,这笔钱就是备付金。

  之前有支付平台打过备付金的“歪主意”,将这笔钱存到银行收利息,甚至违规挪用于高风险投资等。为了防范这种行为,2017年初,央行建立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当年4月17日开始执行,阶梯式递增,到2019年1月备付金实现100%集中交存。

  据央行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2月末,支付机构交存的备付金达1.48万亿元。按上述新规计算,支付机构可获得的年利率为0.35%-0.035%(10%保障基金)=0.315%。那么1.48万亿元备付金规模,对应的利息达46.62亿元。

  业内人士评价,备付金利息对中小支付机构是利好。虽然目前第三方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微信两大巨头占据九成市场份额,但中小支付机构的业务种类相对较少,备付金利息仍是不少中小支付机构的利润引擎之一。

  占据备付金利息中10%的行业保障基金,也被写入行业规章中。日前央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计提行业保障基金,用于弥补客户备付金特定损失及央行规定的其他用途。

  新规能否完全堵住机构挪用备付金等违规行为?

  分析:监管做细罚则是一个进步,但不等于能完全遏制住违法行为

  此次征求意见稿是央行2017年集中管理备付金后,首次出台的系统性管理文件。根据公告,2013年发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中关于商业银行存管模式以及备付金账户体系不再适用,备付金监督职责也存在一定错位。由此,本次征求意见稿出炉,旨在夯实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基础,强化客户备付金监管。

  意见稿新增对违规行为的处罚条款是焦点之一。此前屡屡有机构因挪用客户备付金等事由被罚,就在3月中旬,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还因未按规定存放客户备付金等违规行为领到30万元罚单。本次意见稿新增了备付金相关违规行为处罚条款,明确处罚情节,包括:任何单位或个人挪用、借用、占用客户备付金;不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清算机构违规从事或变相从事备付金业务;明确阻碍、干扰央行实施备付金检查行为等。

  刘刚分析称,征求意见稿系统地梳理了近几年央行在备付金管理方面制定的零散规定,形成新版本的管理办法,特别是在更高层面明确了支付行业保障基金等重要的制度提升。同时,提高处罚等级,原来的罚则只是在部门规章的权限下,现在提升到了《中国人民银行法》,处罚更有力,对违法乱象更具有威慑效果。

  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系列处罚政策为支付机构备付金业务最大程度地划清了红线,有利于及时发现、处置、化解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风险。未来,支付行业将以监管条例为框架,以监督检查为主,进一步明确不同责任人的身份。

  对于能否完全堵住机构挪用备付金等违规行为?刘刚认为,监管部门的首要出发点是要维护消费者的权益,打击行业乱象,而支付领域最有力的监管抓手就是客户备付金,管好备付金,就能堵住大部分的风险。

  但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车宁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支付机构的内控也很重要,有的机构分支机构或员工个人有不法行为,不是仅仅靠立法能控制得住。监管做细罚则是一个进步,但不等于能完全遏制住违法行为。

  存管银行“朋友圈”扩容,专家称实际扩大效果或有限

  本次征求意见稿中另一个受关注的点,是将备付金存管银行资本要求从2000亿元降到1000亿元。

  意见稿提出,支付机构接受的客户备付金应当直接全额交存至央行或者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预付卡发行与充值产生的备付金应通过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进行交存;除这两项业务外,支付机构接收的客户备付金应全额、直接交存至开立在央行的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

  在备付金银行方面,意见稿提出适当降低备付金银行总资产要求,由2000亿元降低至1000亿元,扩大备付金银行选择范围。

  “这个对支付机构来说,进一步扩大了备付金银行选择范围,多了和商业银行的选择。”一位支付机构人士称。

  从商业银行角度看,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入围备付金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将释放流动性。记者根据银行财报粗略梳理,国有大型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和很多城农商行(尤其是已上市的城农商行)总资产都在2000亿元以上。有机构测算,降低总资产标准后,符合条件的城商行将由50家扩大到81家、农商行由12家扩大到32家。

  不过刘刚认为,实际扩大效果或有限。车宁也表示,备付金银行的选择不是单个看这一个办法,还要看配套的制度规定,从理论上有很多中小银行有资格做业务,现实是还有白名单制度管理,如果没有进入白名单,实际产生的效果也比较有限。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上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今天下午(3月31日)举行第六次会议。上海市委书记、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李强主持会议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越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重要关头,越要用好改革“关键一招”,狠抓扬长补短、攻坚突破、落地见效,为奋力夺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双胜利提供强大动力。

(原标题:4万亿港元!阿里巴巴上市便成“股王” 专家支招到底该怎么买它?)